记我尊敬的赵导:人需要的温情

今天收到一封邮件来自Google一个光荣的任务一个鸡蛋的实地调查,我向老师请假,外出做事。在办公室的两分钟我又有了感触。

老师当年很风光,可是这半年因为夹在权力的夹缝里,他的头发白了许多,憔悴了很多。我们拼命的拿自己的责任尽心的做事,为学生做事,为学校做事,等到鞠躬尽瘁,可以享受待遇时,却被人无情的摔落在地。人哪,为什么总是把自己包装的那么的复杂,内心却期待着简单的信任。也许是因为受伤了,才把自己包裹的像刺猬一样,不愿在相信这个社会,不愿把内心拿给别人。

老师谢谢你对我的微笑,和临行时的一句:路上小心点。学生能感到那份无奈下的温暖。

 

画上句号不拖泥带水

这篇文章是团队聚会之前军儿写的,今天我把它发在了博客,这篇文章没有能表达每个人对这个团队这个项目这份感情的珍惜,但相信它烙进给我们的是责任,是友谊。

2010年9月活动已经结束了,半年来我们仍在自己虚构的团队内生活。我承认面对他们,我现在一点都不坚强,但是我忽然发现大家都是这样,聚会上,他哭了,他眼红了,他表情硬了,远在他乡的他迟迟不肯挂了电话…我也就开心的笑着流泪……

以下文章为转载

句号

作者:李永军

直到眼角湿润那一刻,我还是不想承认我是一个脆弱的人…… Continue reading "画上句号不拖泥带水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