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想逃

每天看到的听到的,一些都是很死寂的,我们貌似都尝试过讲个笑话让周遭不是那么死寂,好像并改变不了什么,大家好像都不在一个频道上,拿到了投资款项貌似让每个人都膨胀:我是技术我说的算,我最年长你们听我的,CEO除了拿到投资你还有啥用……一切都是那么没有章法没有方向。最关键的是大家都很善良没有恶意。至少我作为一个旁观者甚至是未来的合作伙伴,我蒙了。我不想影响他们,甚至有种想逃离的感觉,或者说我的精神已经逃离了。

最近一直生病,中医也看了,药也喝了,去做皮肤保养的时候,才知道原来是自己的颈椎出了轻微的问题。 Continue reading "我想逃"